墨雨棠

杂食党,修伞真爱,不爱all,偶尔也会看。渣渣小透明一只。

【全职高手】高三荣耀之周江篇

师生梗      高三汪+画手周泽楷×美术老师+主催江波涛

  周泽楷生日快乐!迟到的生贺_(:з」∠)_

————————————————————————————————

    周泽楷最近有点不开心,即使上次月考数学有所长进,即使一两个月没更图也没掉粉,即使体艺节的舞台布景设计很受艺术部好评。

    上个月学生会艺术部到美术社抓壮丁,周泽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给了艺术部,接下设计晚会舞台的任务。那之后总觉得班上的好友和舍友江波涛哪里不对。

    “为什么我不能外援?”

    江波涛回答是“高三要以学业为重。”

    很正经很正常的理由有木有。

     "高一没认真,高三想再体验一把画文化衫的乐趣,还能展示在特区,多好啊!"

    所以你们就贿赂老师包揽了全部外援申请?感觉体艺节会集体被挂。

    R中体艺节的一项传统项目——手绘文化衫展。每届高一新生军训结束,美术老师就会开始教学生制作手绘文化衫。为了增加文化衫质量,做得不好的班级可以申请向学姐学长们援助,代价往往是其他项目需要达到一定标准。似乎是学弟学妹们体贴不能参与体艺节的高三汪,年年申援都找高三汪。

     周泽楷是个例外,高二时外援了次。结果高三美术生集训去了,他的作品秒了高三学姐学长的作品。他高三没去集训,同届生对这期外援积极性不太高。到体艺节看到外援特区没有周泽楷名字,原来没接外援的高三汪一片哀嚎就是后话了。

    周泽楷交完设计稿就再也没关注过体艺节动态,之前想帮忙好友的文化衫,直接被轰走了。

    黄少还一脸自信地说:有我们出马,绝对能让学妹们眼前一亮,今年高一最佳作品注定名不副其实!哈哈哈哈哈哈哈!!!更何况不能辜负九点水辛苦为我们拿到的名额啊。

     九点水?

     江波涛老师啊,高一新来的美术老师。

      。。。。。。所以圈名九水这么来的?周泽楷竟无言以对。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没假期还作业成堆的高三党更是不知今夕何夕,直到操场上熟悉的旋律响彻操场。

     不得不说,R中学校各种基础设施都特棒,音响声音清晰度max。每届体艺节期间高一高二都特享受广播里放歌和主持念加油稿件,高三上至年级主任下至学渣内心都是崩溃的。估计高三一心院整栋楼每秒都有人在内心吐槽学校布局。学校一共五栋教学区,践行院德馨院思齐楼都离操场有一定距离,连怡红楼,不对,毅宏楼都没一心院距离操场那么近!就隔二十来米左右。

    就算班主任拿来小蜜蜂与广播声音抗衡,也阻止不了周泽楷想看文化衫展和舞台布置的心。不少同学已经开始小声议论下午晚饭时间去操场的事。

    周泽楷还在发呆,前方砸过来的纸团正中脑门。隔着几排座位的张佳乐笑得一脸尴尬,旁边方锐无声地幸灾乐祸。

     展开的纸条上写着:下午一起去操场。

     周泽楷在纸条上留下清秀的字迹:好。双手把纸条蹂躏成团,趁老师在板书报复性地扔出来,正中张佳乐后脑勺。

     下午周泽楷带来了自己的相机,和张佳乐方锐一同从一号门进入操场。

    吃饭时间大多数人都吃饭去了,除了体育生体训就剩下来围观文化衫的高三党,所以操场对面四号门一团熟悉的身影涌进体育办公室特别显眼。

    “是少天他们?”周泽楷问身边人。

    “可能吧,大概想借体育器材呗。先看学弟学妹们的文化衫吧。”张佳乐看似随口说着,一边给方锐使颜色。

    方锐指着一件文化衫,把周泽楷的注意力拉回来:“诶,这件看起来不错诶,画的小红帽吧!周泽楷你赶紧拍啊,反正文化衫挂了半圈操场,拍完正好到那边。”

     周泽楷开始拍照,张佳乐却和方锐杠上了。“你见过穿lo裙耍大镰刀的小红帽?”

    “不是格林童话里的小红帽,是一美漫女主角。没见识真可怕。”方锐边用手机拍照边吐槽张佳乐。

    “ruby穿的战斗服.”周泽楷纠正道。

    “管他呢,时间不多,咱挑好的拍,拍完赶紧去吃点东西啊。”张佳乐还没忘自己还有任务,课间时间并不长。

    十几分钟后,周泽楷看到末尾高三特区的七件文化衫就像被打了僵直,整个人呆在那里不动了。

    本来应该和其他班级展区一样除了班级牌就是文化衫的高三展区被布置得华丽丽,铁网上缠着彩带气球挂着大大小小包装精致的礼物,正中的七件文化衫用不同图案拼成七个花体字:周泽楷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周泽楷还在发呆,背后传来的歌声把他从震惊中拉回来。

     “嘭!嘭!”转身的周泽楷被一左一右的礼花喷了满身。五颜六色的彩带纷纷扬扬落下像是被揉碎的彩虹被圣洁的天使抛花瓣似的撒下。

       “生日快乐,周泽楷!”江波涛和一群好友齐声大喊,回声响彻操场,引来不少注目。

     初冬的傍晚有微风吹过,好友们一边用手艰难保护蛋糕上十八朵点点星火 ,一边催促周泽楷。 “大寿星,许个愿吹蜡烛吧。”

     周泽楷许过愿,并没有直接吹蜡烛,反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举起手中的相机拍下面前温馨难忘的一面。

     “周泽楷,你……”黄少天话还没说出一半就被打断。

     “一起。”好友们默契地放下挡风的手凑过去和周泽楷一起吹蜡烛。

      “周泽楷,不厚道啊,居然抓拍,会黑历史的好吗!本少英俊潇洒的形象毁了怎么办!赌一包辣条,照片里全是颜艺信不信!文州文州,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周泽楷,交出相机我们还能愉快的做朋友,快交出相机,我要看看照片什么样子。”今天的黄少依然活力四射呢。

      “可以不愉快做朋友。”

      “哈哈哈哈哈,听到没,黄少天。”“黄少天,你也有今天。”好友们都嘻嘻哈哈地补刀。

      一片嬉闹中,江波涛解围:“刚才抓拍的照片肯定颜艺不少,不如大家以文化衫为背景重新拍一张合影吧。”

      “我来拍吧。”叶修慵懒的声音响起,立即遭到反对。“叶修别怂啊!合影都不来多没意思啊!”“一个都别拉下!你们又不是不上镜!”

     江波涛把蛋糕放一边的乒乓球台上,伸手向周泽楷要相机,“我来拍吧,你们高三聚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怎么也应该全员一起合影啊。”

    苏沐秋看傻逼一样扫视周围为谁来拍照而纠结的人,拉住路过的一个妹纸:“妹纸,可以帮忙拍张照吗?”

    咔嚓一声定格青春洋溢的画面,每个人笑容都如沐春风。周泽楷站在中间挺拔的身姿像升国旗时中规中矩,叶修懒懒的靠在苏沐秋身上,另一边苏沐橙挽着苏沐秋的手,黄少天一只手搭在喻文州肩上,一手比出大大的V字,张佳乐和方锐似乎还在斗嘴,眼光还在对方身上……

       “接下来干什么,吃蛋糕还是拆礼物?”江波涛在他们围观过合影后问。

      “吃蛋糕吧,时间不多了。”肖时钦看了看手表,“寿星来切第一刀。”

      张佳乐看了看蛋糕上白花花的奶油,又看了看周泽楷白净的帅脸,一脸遗憾地嘀咕:“生日蛋糕的奶油不能糊寿星一脸,它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呢!”

      生日糊奶油已经成为这群损友过生日习俗之一了几乎,每年被糊得最惨的莫过于叶修,玩着玩着被转火的不是叶修就是黄少天,理由大家都懂的,但是玩得最嗨皮的一定是张佳乐。你问为什么?有孙哲平帮忙的张佳乐每次糊人一脸还能被糊得最少,当然嗨皮咯。然而这次孙哲平还杵着拐杖,没人保驾护航。更何况操场上糊奶油基本等于找死,毕竟看操场的大爷可不是吃素的。

      周泽楷也庆幸成年这天不用接受奶油糊脸的洗礼,思及场地因素,满地彩纸条,铁网墙上花里胡哨的彩带之类谁来收拾?

       “在操场庆生没问题?”周泽楷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众人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望向江波涛,后者温柔地笑笑,“提前跟管理员打过招呼,待会儿我来收拾就好。文化衫要展示三天,最后一天我再给你,礼物结束后帮你带回公寓。你们赶紧吃完蛋糕回去上课吧。”

       “江老师我们帮你。”高英杰乔一帆邱非几个高二生接下来留在操场等着看晚会,空闲时间足够几人收拾了。

        “好。”

       “还剩三分钟。”

       “嗷,不是吧!还没吃完呢!”

        “加快速度啊,第一节课老班的。”  

         ……

        一阵哀嚎中少年们三两下扒完蛋糕飞快往教学楼奔去。跑到一半的周泽楷回头对江波涛大喊一声:“谢谢你。”

         不仅谢江波涛为他生日付出那么多,也谢谢江波涛这些天的照顾。周泽楷相信他能懂,怀揣满满的感动追上前方被来操场的人流冲散的好友们。

         跑到文理科分道扬镳的楼梯口突然传出张佳乐的鬼嚎,脸上沾着一抹奶油的张佳乐转变方向扑向叶修,手里还有从脸上抹下来的奶油。恰逢班主任从楼梯下来,叶修一躲,带着奶油的张佳乐直接扑到班主任身上,奶油糊到班主任衣服上。

        理科的各位不忍直视那画面,幸灾乐祸地笑着跑上楼。文科的好友们憋着笑跟老师打招呼先进教室,留下张佳乐和班主任大眼瞪小眼。

        那话怎么说来着,朋友就是拿来卖的,损友就是拿来坑的。罪魁祸首早已坐在教室里大笑,张佳乐还苦着脸看班主任面无表情地擦干净衣服 ,最后还是上课铃拯救了张佳乐。

       后来周泽楷把正经合影放到基友群群相册,抓拍那张印刷出来每人派发一张,好友们不可避免地指着照片互相嘲讽。

       高三紧张的节奏死气沉沉的氛围偶尔被某人的谜之笑声打破,大概就是他看到了夹在某本书里的黑历史吧。
   
     
    
     
  

评论(1)

热度(8)